您现在的位置是:作文选  >> 初中 >> 八年级 >> 小说 >> 窗外的念

窗外的念

2020/5/7

“今年的梅花开得晚了”,我看着天上一闪而过的飞机默默地叹了口气。口中飘出的热气,似乎也在跟着飞机,不见了。

“你还在想他?”李维伦回过头看着我。我不说话,等待着他的下一句。“你还不想放弃吗?你到底想等他多久?”他皱了皱眉头。

我看着地上,发出了哽咽的声音:“我不知道。”

他听了我这句话,没再说什么。于是,我们就这样僵持着。

不一会儿,风吹起来了,我开始颤抖起来。我抬头看了李维伦一眼,他正在面无表情的盯着我。看着他的表情,我感到恐惧。

“我先回去了。”我感觉我的声音也颤抖起来。

他眨了一下眼睛,又叹了一口气,“回去吧,天冷了,多添一件衣服。”他转过身,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忽然觉得,他很落寞。

我回到家,看着窗外还没有开的梅花,泪立刻占领了我的眼眶。因为今天是圣诞节,而今年的圣诞节没有下雪。

两年前的一天,我正在家里写作业。忽然,我闻到了一阵梅花香。我抬起头,看见哥哥正在窗外忙着什么。我打开窗,冷风立刻吹了进来。

“哥,你在做什么?”我冲着哥喊道。

他回过头看了我一眼,“今年圣诞节,我送你一颗梅花树。”说完,他又回过头去忙了。

我向他的头上看去,“好大一颗梅花树,开得好美!”我在心里暗喜,我没有再说什么。

关上窗,继续写作业,不过因为我最喜欢梅花,我笑了,感觉很幸福。

“妹妹,妹妹。”我抬起头,看见哥正在窗外叫我。

我打开窗,“哥,有事吗?”

他笑了笑,慢慢地从身后拿出一幅画。我睁大眼睛,他又慢慢地把画打开。

“哇塞,哥,好漂亮哟!”我看着那幅半开的梅花,开心地笑了起来。

哥看着我的样子,宠溺地摸了摸我的头,“喜欢吗?”

我十分疑惑的看了他一眼,说:“哥,这个也是送给我的?那刚才那棵梅花树呢?”

“当然都是送给你的喽!“

我看着我哥哥,他好帅,不笑的时候已经够帅,笑起来更帅,嘿嘿。

“哥,哥,你快看,快看!”我爬上窗台,“下雪咯!”我挥舞着双手。“哥,快接住我。”

哥立刻伸出双手,我跳了下去。可惜,他没站稳,失去重心,我和他一起向地上摔去。一不小心,我的牙撞到了他的脸上。

“哥,对不起,都是我太调皮了。”我摸着哥脸上青的那一块。

哥做了个痛苦的表情,“你可以先起来吗?”

我突然想起我还趴在他身上,十分不好意思的爬起来。

这时,哥立刻在地上抓了一把雪扔在我脸上,我没反应过来,他又做了个鬼脸。

我立刻反应过来,抓起一把雪向他扔过去,于是,我们便玩起了打雪仗。

过了一会儿,哥突然停下来,说:“我要走了。”

我放下正拿在手中的雪球,脸上的表情僵硬了。许久,我才慢慢开口:“什么时候?去哪里?”

哥看着我,“去美国,下午三点的飞机。”

我立刻看了看手表,已经十一点,只有四个小时了。我垂着头,眼泪一滴滴的落了下来。

哥走过来抱住我,“傻妹妹,别哭!我会回来找你的。”

我没说话,但我感觉我的头上也有湿湿的感觉,哥哥也哭了。

当天下午,我像一个泪人似的送他上了飞机……

那一年,我16岁。

“滴,滴,滴……”电脑传来了响声。我低下头,一封电子邮件,是哥哥寄来的。

我打开它,上面写道:“妹妹,我今天结婚了。婚礼完后,我就带着你嫂子回来。”

我的泪又来了,但我笑了笑。没想到四年前我送走了一个人,等了两年,却等回了两个,而且还是一对。怎么爸妈没有告诉我呢?

我回了哥一封信,然后光上电脑。

上边只有一句话:如果你不是我的亲哥哥该多好。

(作者:四川省宜宾市筠连县筠连镇古楼小学校园小记者站特约校园小记者刘霞指导教师:四川省宜宾市筠连县筠连镇古楼小学校园小记者站站长:蒋蜀均)

四川宜宾筠连县筠连镇古楼小学校初二:刘霞

<

最新更新